解读中国2030低碳承诺:累计排放低于欧美【汽车时代网】

2021-02-24

  国际气候谈判桌上,无论是“点赞”还是“谴责”,“雄心”都是各国最常用到的词汇。

  中国国家总理李克强30日在即将召开气候大会的法国宣布了中国的排放量承诺。在业内专家显然,这份允诺几乎可以当得起“雄心”二字。

  中国当日向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秘书处提交的文件描述了本国2030年行动目标:二氧化碳废气2030年左右超过峰值并争取尽早达峰,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废气比2005年上升60%-65%。

  “一些国家习惯于用近几年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来攻击中国,但这种对比是不公平的”,中国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副主任邹骥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指出,比起于二氧化碳的“瞬时排放量”,积累的二氧化碳排放才是导致全球变暖的主要因素。

  邹骥回应,按照中国此次明确提出的控制目标,到2030年时,中国从1750年第一次工业革命以来的二氧化碳累计排放量将仍低于欧洲和美国。“如果中国累计排放量为1,美国约是1.4,欧洲约是1.2”。他强调,上述比较的是整个国家的排放量,“如果算人均我们更较低”。

  而事实上,单一的总计排放量比较也不会掩饰一些重要事实。气候变化的研究者们都熟知一条曲线:随着人均GDP提升,该国的人均排放量不会经常出现一个先上升然后达到峰值继而回升的走势。

  比起于已经度过峰值的发达国家,中国仍在工业化、城镇化的过程中,这是曲线上碳排放的高峰期。不过邹骥强调,中国正努力通过发展模式的创新防止重走欧美老路。

  他分析说道,欧美的碳排放超过峰值时,其人均GDP已上升到两万到两万五千美元之间。而按照中国此番明确提出的目标,当碳排放抵达峰值时,中国人均 GDP可能还没抵达一万五千美元,“这意味着中国需要用最少温室气体废气来实现国家现代化,构建人民的安全、富裕、精神和幸福”。

  除了总计排放量和发展趋势的横向比较,一个国家减排力度的横向对比,也是识别“雄心”的重要维度。

  欧美目前均已递交自己的贡献计划,邹骥表示,和过去的减排力度比起,美国新的计划有所加快,但也没中国这么明显。

  中国国家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副主任何建坤也对中新社记者特别强调了中国减排力度的升级。他回应,在哥本哈根,中国提出的目标是2020年时单位 GDP二氧化碳降低40%到45%。该目标的构建已经付出了很大的希望。要兑现2030年目标,意味著每年单位GDP碳排放下降的速度需要更慢,这意味著中国将付出更大希望。

  作为减少碳排放的最重要措施,中国此番明确提出要推进水电研发,安全高效发展核电,大力发展风电,减缓发展太阳能发电,大力发展地热能、生物质能和海洋能。

  何建坤表示,根据粗略测算,仅仅是新能源方面的投资到2030年的资金市场需求就超过10万亿元(人民币,下同),如果加上节约能源、森林碳汇等其他措施,总的资金需求大概在40万亿左右。不过,何建坤特别强调,中国此番作出的低碳允诺对于促进经济发展方式改变、产业转型也有着积极意义。邹骥也认为,中国的允诺既考虑了国际因素也考虑到了国内需要。

  他特别强调,对于中国来说,这份雄心勃勃的排放量计划并不容易,属于踮着脚勉强可以够到。但既然做到了承诺,中国就会言必行行必果,为全球应对气候变化做出自己的贡献。


新氧科技 新氧科技 新氧科技 新氧科技 新氧科技